您的位置:小说楼 > 都市言情 > 侯门锦商 > 第490章 没有输赢

《侯门锦商》 第490章 没有输赢

    对老定国侯的轻拿轻放,顾瑾臻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先不说,他本就没指望这些事能让老定国侯对这些做什么,就是老定国侯现在的处境,也不允许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一是为了维护所谓的定国侯府的安宁,二来,老定国侯这个样子,身边不能离人,两个儿子再不济,也是他的,他还需要两个儿子照顾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种照顾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顾瑾臻关心的,他来,不过是为了叙旧,该说的都说完了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比如,鲁王!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他对顾瑾泰的那些话,让四皇子有了警觉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四皇子愈加低调,而那间锦绣,也放到了明面上,很快,大家就知道了锦绣的新东家是现在的定国侯顾瑾泰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,众人似乎没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不管锦绣是顾瑾宣,还是顾瑾泰,都是定国侯府的,现在的定国侯是顾瑾泰,锦绣落在他的名下也无可厚非,都是为了定国侯府的发展。

    当然,锦绣是顾瑾宣主动送出去的,还是顾瑾泰强行拿来的,那就是定国侯府的事了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锦绣新东家的曝光,随之而来的,就是锦绣蜀锦的质量问题。

    褪色、滑丝、皱褶不容易抹平,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一一爆发,不仅让锦绣的生意一落千丈,连带着,众人对定国侯府的印象也不好起来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锦绣的东家曾经是皇商,蜀锦曾经是贡品,现在的锦绣,这样的质量,皇商的位置不保,锦绣最大的进项也没了。

    是的,当初乔家四房被斩首的时候,锦绣皇商的位置是还留着的,毕竟那是乔家的产业,总不能乔家没了就充公吧?

    乔家还有其他几房,锦绣又不是无主的产业。

    再说,锦绣那个时候是在乔锦雯名下,乔家四房出事了,牵连不到乔锦雯,更不会牵连到锦绣,所以,乔家皇商的身份还保留着,毕竟,宫里也需要好东西。

    乔锦雯死后,锦绣换了东家,可东西没变,虽然新东家没有“皇商”的身份,可内务府还是会从锦绣采办蜀锦,而且,内务府的总管也曾透露过,来年竞争皇商的时候,锦绣有很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也是四皇子最想看到的,毕竟,这是锦绣最大的收入!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顾瑾泰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派去锦城,找乔家三房的人倒是回来了,可人家不卖秘方,也不愿与顾瑾泰合作,哪怕顾瑾泰隐晦地暗示,他背后的人是四皇子,乔三爷也不买账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顾瑾泰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地方还好,可偏偏是锦城,镇远侯的大本营,他就是想做点什么,也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这边还没让顾瑾泰想出解决的办法,那边,奉旨缉拿鲁王的顾瑾臻没出京城,人就被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沈家军!

    又是沈家军!

    只不过,押送鲁王回来的沈家军,并不是准备去南疆的那一批,是留守在蜀州的沈家军,就是各方势力想要窥视,却无法找到正确方法接触到的那批沈家军!

    老皇帝如临大敌,亲自审问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鲁王身上,倒没怎么关注沈家军的事了。

    鲁王也是个嘴硬的,不管老皇帝用了什么刑法,他愣是半个字也没说。

    三天,整整三天,老皇帝什么也没问出来。

    京城的气氛,在年后,再次陷入了低沉。

    半夜,几道影影绰绰的身影出现在天牢门口,没有被任何人盘问,几人就直接进去了。

    阴冷潮湿的走道,如同顾瑾臻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清脆的脚步声,在走道里显得异常突兀,偶尔夹杂着一两句呻、吟,在湿冷空旷的地下室显得阴森恐怖,那一步步往下的脚步声,像是踩在这些人的心坎上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胆子大的,悄悄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黑重的斗篷把这些人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他们没见过黑白无常,可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,认定这就是黑白无常的模样。

    从斗篷里隐隐折射出来的亮光,就是锁魂链,随时可以拘走他们的魂魄!

    瑟瑟发抖!

    靠着湿冷的墙壁,努力寻求一点点温暖,耳边“哒哒”的脚步声,像是阎王手里的沙漏,计算着他们还能活着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声音渐渐朝下,这些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    直到厚重的开门声传来,再缓缓关上,像是关上了众人恐惧的阀门,这些人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最里面的牢房,关押的自然是十恶不赦的犯人,就像这次,关的是名王爷,在皇朝位高权重的贵人。

    鲁王半身赤、裸,极其不堪地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头,看着被黑袍包裹起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顾瑾臻。”他准确无误地叫出了顾瑾臻的名字。

    为首的黑袍人微抬头,露出精致的下巴,他身边的两人退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顾瑾臻缓缓抬手,放下了头顶的兜帽子,“我以为你会被吊起来。”

    毕竟,那才是重犯的标配。

    “让顾将军失望了,真不好意思。”鲁王声音喑哑,带着缺水的干涸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,毕竟,王爷最后的下场都一样。”他要的,从来都是结果,过程并不重要,当然,能受点折磨,那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模棱两可的话,顾瑾臻却是明白了鲁王的意思。

    怎么知道他的藏身之地,怎么知道他与四皇子狼狈为奸?

    呵呵,前世,他不就是死在鲁王的手里吗?

    那么深刻的记忆,怎么会忘记?

    他虽然是被定国侯府算计死的,却是死在鲁王手里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算,也没有想到四皇子会与鲁王联手,更没有想到顾瑾泰会将计就计,借鲁王的手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所以,他自以为是的前世,其实就是一个愚蠢的骗局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能准确无误地找到鲁王藏身的地方——前世他死在那里,怎么可能忘记?

    他早就让人在那里埋伏,眼睁睁地看着鲁王一步步走进他设计好的圈套里,之所以按兵不动,不过是等时机。

    什么时机?

    自然是京城这边的动静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,不重要,你现在被关在这里,就是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输?你以为你赢了?”鲁王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瑾臻,“不过,我不得不承认,你确实很聪明。你怎么知道我和老四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浓浓的痞子味,这个时候的鲁王也不端着架子了,露出了他的本性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能让老皇帝戒备这些年的,岂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?

    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王爷既然做了,那自然就会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鲁王赞许地点头,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是我太不小心了。既然被抓到了,我愿赌服输,没什么好说的,就是不知道顾将军来,有什么要问的?”

    他还不至于傻到认为顾瑾臻是来聊天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要问的,看到你不好,我心里就舒服了。”顾瑾臻的话简直恶毒,可鲁王却并不生气。

    不是他涵养好,而是他知道,自己越是表现得愤怒、懦弱,越是会让顾瑾臻高兴。

    这种让敌人高兴的事,他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“那希望顾将军能一直赢下去,毕竟,你可能就是下一个我。”

    顾瑾臻冷冷地看着鲁王。

    前世曾经伤害过乔乔,伤害过他的人,都会不得好死!

    端木清死了,那些曾经侮辱过乔乔的人,死的死,流放的流放,他会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!

    年夜饭,死在宫里的那些人,与前世的他和乔乔或多或少都有瓜葛,瞧,他们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。

    好人不能长命百岁!

    他还要和乔乔幸幸福福地生活下去,看着儿孙满堂,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?

    什么端木清最宠爱的外室?

    不过是端木清与乔锦雯联合起来,想从乔乔嘴里套出乔家蜀锦制作的秘方,因为乔乔的不配合,乔锦雯就想出恶毒的方法,让乔乔成为男人的玩物,以此来打击乔乔的意志力!

    从怀里掏出一张纸,顾瑾臻垂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幅度不大,一直密切注意他的鲁王却是察觉到了,目光随着往下,狐疑地朝他手里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出大事了!

    被老皇帝关押在天牢里的鲁王自杀了!

    看守一早送饭进去的时候,见到的,就是早已浑身冰凉,死不瞑目的鲁王!

    七窍流血地套在房梁上,脖子上挂的,是他撕烂自己的衣服,搓成的绳子!

    见惯了死人,按理说看守不该如此害怕才对!

    实在是鲁王圆瞪的双眼太过瘆人,嘴角噙着的笑诡异得很!

    不敢看第二眼,看守屁滚尿流地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人敢把鲁王放下来,直到老皇帝亲自到了天牢,下了旨意,才有人战战兢兢地把鲁王的尸体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内卫在鲁王的尸体上摸索了两下,从他怀里抽出了一张纸。

    老皇帝没有接过去,而是魏平摊开,放在他眼前,他仔细审视了一眼。
为了后面能更快更新,阅读本资源的朋友请支持 小 说 楼>>>>传送门

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,点击确定跳转到手机站阅读
手机站m.xslou.com